動保法越修越難執行?專家說緣由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中華民國的動保法,立法從嚴,執法從寬」──在24日舉辦的「受困的生命,文明的傷:談動物虐待」論壇上,台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林明鏘表示,我國的《動物保護法》中對騷擾、傷害和虐待動物行為,不是未定義就是定義模糊,導致立法18年來已歷經9次修改的動保法,越修越難以執行!近來又有虐待動物相關條款的修法連署,以目前的動保法而言,執行究竟會面對什麼樣的困境、又該如何修改呢?

26日舉辦的論壇上,台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林明鏘說明2015年新版動保法虐待動物條款的困境。 取自「窩窩 Wuowuo」粉絲頁

林明鏘表示,《動物保護法》第6條規定,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但對於騷擾與傷害卻沒有定義,且「騷擾」是一項非常難定義的行為,沒經過飼主同意就亂摸、亂抱對方的狗,算不算騷擾?此外,在人類的刑法中,傷害有分為輕傷害與重傷害並詳加定義,在動保法中卻只以「傷害」兩字帶過,要件門檻未說清,導致法條意味不明。

在三樣禁止行為中,只有虐待動物有「以暴力、不當使用藥品或其他方法」傷害動物,讓動物「無法維持正常生理狀態」的定義──但任何行為都可以是其他方法、傷害行為又與虐待重疊,而正常生理狀態的標準又是什麼?林明鏘認為,虐待動物的標準應該要「高一點」,不要讓任何行為都能構成虐待,目前動保法的虐待動物條款納入涵蓋範圍太廣的行為,以至於嚴格到無法執行。

騷擾動物的定義是什麼?有可能定義嗎?(示意圖) 李娉婷/攝

在刑罰方面,雖然虐待動物「1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度在法律上屬於輕罪,但林明鏘認為刑度牽涉到其他法令的平衡,不宜大幅修改;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教授葉力森也表示,以現況而言,刑度也不是最大問題,而是案件是否有辦法起訴。

除了法律面外,不少民眾也相當關心犯案人在虐待動物過後,是否能「強制送醫」、「強制治療」,避免其繼續行使傷害行為,對此,林明鏘雖表示強制送醫不可行,但動保法可效法《環境教育法》中要求違法者須接受環境講習的罰則,加入虐待動物者須「強制接受生命教育課程」規定。

由數十個動保團體共同響應的「為毛孩子連署」行動訴求為修改動物保護法第25條。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而近來緊鑼密鼓宣傳的「為毛孩子連署」活動主張修改動物保護法第25條,將罰則分4級,與上述理念有衝突嗎?連署執行代表暨發言人李建明表示,林明鏘教授談論的是25條以外的矛盾,與他們主張的分級裁罰不牴觸,但其中也有可納入考量的因素,例如「犯行重大」、「動物重傷」的定義,或許可在修完母法後,邀集法界與獸醫專家以子法方式訂定。

李建明強調,目前提出的修法建議是草稿,會隨著專家建議做調整,但大方向不變,後續修法團隊會再請教更多的法律專家,避免再次產生法律與實務無法接合的問題。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