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持不明槍枝射貓 竟無法成案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去(2015)年底,台北市大安區發生大橘子案件,警方對動保案件的拖延在媒體版面騷動一時,還有市議員兩次召開協調會要警政與動保單位改善報案流程,如今半年不到,台北市大安區又出現了惡意騷擾街貓的民眾,且還是拿著不明槍枝!檢舉人表示,除了向警方、動保處報案都未獲回音外,警方還對不明槍枝不以為意,讓他憤怒不已,轉向媒體求助。

停車場監視畫面中,可看見男子手持不明槍枝不斷巡視。 影片截圖,許先生/提供

檢舉人許先生說明,4月7日晚間10點半,他站在延吉街的店面門口,看見一位年約60歲的男子突然舉起手,拿著不明槍枝對他餵養的街貓「黑米」開槍,他上前阻止男子並表示要報警,男子隨即將槍枝藏於背後,並轉身跑開,礙於男子手上拿著不明槍枝,許先生無法將男子留下,只能跟上他並記下他回到的大樓。

許先生隨後報警,但警方抵達後沒有看到貓受傷,態度不以為意,一副覺得應該只是玩具槍的樣子」許先生說,槍聲非常大,警察卻認為只是單純的動物保護案件,和他們沒有關係,在他的要求下警方才去按男子家的門鈴,但未獲回應,隨後他們回到派處所調閱街頭監視器,確實有拍攝到男子從停車場走出,手持未知槍枝對角落的貓開槍。

停車場內監視畫面:

隨後員警對許先生表示,槍擊案需要知道遭射擊部位,否則無法填單,要許先生去找動保處,許先生憤怒表示,貓被攻擊後不像人還會自己去醫院,早就躲起來不知去向了,男子持有不明槍枝,他不明白為何不能報案,在他的一番爭論下,警方才開始做筆錄,但也只拿到二聯單。

許先生說,警方表示會再去按男子門鈴了解狀況、並告訴他,但他從報案後至今仍未得任何說明,而台北市動保處在看了監視畫面後,告訴他雖然有看到槍、有看到貓跑了,但「沒看到子彈打到貓哪裡」,因此影片與供詞不能當作直接證據,只能對男子口頭勸說

「我對這些相關公職人員感到非常氣憤和無奈」許先生說,最近社會案件多,有人拿著不明槍枝在攻擊貓,警方卻不重視,連動保處都表示無法成案,在他詢問周邊鄰居之下,得知男子還會拿掃把打貓、檢舉養寵物的人,並在自己的車頂放置釘網與黏鼠板,防止任何動物靠近,對動物非常惡意。

男子在車頂上鋪上鐵絲網,並放置充滿鐵釘的木條與黏鼠板,防止動物靠近。 許先生/提供

記者詢問其他地方政府的動保機關,一位動保員表示,過去他曾偵辦過一對拿類似真槍的玩具槍射擊流浪狗的兄弟,居民看到後立即報警,警方到場雖調查得知是玩具槍、沒打到狗,但還是做完筆錄,並將案件移送動保單位辦理隨後他也依違反動保法第6條「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之規定,以同法第30條對兩兄弟各罰1.5萬元。

「只要有攻擊犬貓屬實,我都會依動保法辦,警察積不積極辦理也是關鍵,危險槍枝是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警察無論如何都要第一時間介入,不然民眾會怕」這位動保員說道。

黑米過去食量大,一天能吃4罐罐頭,如今不只食量降低,也不常出現,但牠又警戒心重,遲遲無法成功誘捕、送醫檢查。 許先生/提供

許先生說,在派出所的推託、台北市動保處的不重視之下,他才轉而求助媒體,7日過後黑米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最近才又出現,但也不像過去日日現身、且進食量大幅降低,令他非常擔心黑米是否真的受傷,或是有繼續遭受攻擊。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