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動物虐殺案 現場蒐證成關鍵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大多時候,虐待動物情事總是因為缺乏關鍵證據而無法成案,當面對動物死亡的虐待案件時,除了悲傷、在網路上貼文痛罵,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有鑑於近來不斷發生重大動物虐殺事件,懷生相信動物協會日前舉辦「還能為牠做甚麼?動物虐待案件處理方式」講座,邀請處理過動保案件的病理獸醫師黃威翔,解析如何保存遺體與現場證據來協助辦案。

病理獸醫師黃威翔上週末受懷生相信動物協會之邀,主講「動物法醫與犯罪現場調查在虐待動物案件當中所扮演的角色」。 李娉婷/攝

病理獸醫師黃威翔經手過不少動保案件的屍體解剖工作,以發展「動物法醫學」為目標替受害動物找真相、討公道,黃威翔說明,「嫌疑犯、現場、被害動物」是案件成立的鐵三角,缺一不可,動物法醫的工作就是在屍體上找證據,而民眾在發現非意外傷害致死的動物屍體時,也可以採取一些行動。

黃威翔表示,動物虐殺案件屬於刑案,按理來說現場蒐證應由警察進行,不過目前台灣警察單位對動保案件不夠熟悉,在警察到來之前,民眾也可以先拍攝現場照片,協助蒐證,現場照片分為遠景、中景、特寫3種,遠景與中景需拍攝出動物屍體與現場的相對關係,特寫照則須從上方90度向下拍攝,並讓拍攝物占滿畫面中央,動物屍體、血跡、疑似證物的物品都可以拍特寫照。

發生疑似重擊致死的虐待動物案件時,民眾可以尋找現場是否有血跡並拍攝特寫照作為證據。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嘉義鄞生虐貓案,Vicky/提供)

除了平面照片外,也可以拍攝影片,以動態方式記錄受害動物與環境的關係,並繪製現場平面圖或做文字紀錄,避免遺漏證據,簡言之,「協助保持現場完整性」、「協助記錄」、「協助辨認證物」都是在動保處人員或警方抵達前,民眾可以採取的動作;而「讓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破壞現場」、「觸碰或自行採集證據」則是千萬要避免的事。

此外,黃威翔也提醒,一般虐待動物者不像殺人犯,會費心思銷毀證據,在大多數的案例中,施虐者會隨意處理凶器,民眾若發現動物疑似被鈍器重擊或刺傷,可在現場周邊找找有無凶器,疑似毒殺案則是尋找毒物,黃威翔表示,台灣的毒藥大多顏色鮮豔,以綠色與橘色為最大宗。

毒餌的遠景與特寫。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台中毒狗案,汪育疆/提供)

儘管目前台灣多數的動保案件都只有「被害動物」,缺乏「嫌疑犯」與「現場」,但民眾面對動保案件時,若能在現場中挖出更多真相,就越有可能湊齊案件成立的鐵三角。黃威翔表示,在殺人案中,法醫可以出庭作證,說明死因;在一些國家,「動物法醫」同樣可以出庭作證,而台灣目前則還沒有相關案例,他也期望台灣的動物法醫學能持續發展,讓動保刑案的判決更具公信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