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們幫癲癇患者 拿藥、按警鈴

特約撰述 碎嘴/荷蘭報導

輔助犬的應用範圍愈來愈廣。除了為身障朋友代勞生活瑣事,像是帶路、穿脫衣物…等,各個輔助犬訓練中心及學界也開始探討,輔助犬協助特定疾病患者的可能性,像是癲癇輔助犬。

癲癇輔助犬西斯柯(Cisko)和其使用者。 荷蘭輔助犬協會/提供

癲癇為先天或後天因素影響下,腦神經細胞不正常放電造成生理上的抽搐,或失去意識…等症狀。台灣目前約有10萬人左右為癲癇所苦;目前主要的治療為藥物控制、開刀、裝置放電輔助器及調節生活習慣等方法。癲癇最令患者困擾之處,在於難以預測其發作時機,患者的生活也因而有諸多限制。為此,荷蘭人再次求助於汪星人,訓練出一批「癲癇輔助犬」,以期能警告與協助患者度過癲癇發作的艱難時刻。

荷蘭目前不只一處訓練中心在培育癲癇輔助犬,像是荷蘭輔助犬協會(Stichting Hulphond)荷蘭協助犬協會(Stichting Assistentiehond Nederlands),皆是有在培訓癲癇輔助犬的機構。荷蘭輔助犬協會至今已訓練22隻癲癇輔助犬每隻訓練費約在台幣75.6萬元(21,000歐元)之譜。

依功能做劃分,癲癇輔助犬可分為「癲癇回應犬(seizure response dog)」及「癲癇警助犬(seizure alter dog)」兩大類型據荷蘭輔助犬協會提供的資料,癲癇回應犬主要的任務,在於癲癇發作「中」、「後」,協助患者應對。像是替患者拿取藥物服用,或是在發作中為患者翻身,預防呼吸道的堵塞,並按下救助鈕。

荷蘭輔助犬協會(Stichting Hulphond)。 碎嘴/攝

癲癇警助犬除了上述技能,還多了在癲癇發作「前」,以肢體動作或吠叫聲警示患者的能力,給予患者珍貴的預警時間,及時將自己安置在安全無慮之處,並尋求協助。

癲癇輔助犬只有敏感型的汪星人能勝任。牠們不但要能察覺人類在行為、肢體或情緒上的細微變化,最好還能因此做出反應。此特質通常無法培養只能透過寄養家庭或培訓師細心的觀察,找出有天份成為癲癇輔助犬的汪星人培訓過程,訓練師只是利用汪星人喜好的事物,強化本身對人類身心變化敏感的特質,並促其做出適當的反應。

癲癇輔助犬乍聽是癲癇患者的一大福音,且已有研究指出,在癲癇輔助犬的陪伴與協助下,部分患者癲癇發作的頻率有減少的狀況。但因相關的研究不多,佐証不夠充分,故學界對癲癇警助犬能預測癲癇發作的說法,尚持保留的態度。特別在預測癲癇發作的「機制」與「準確性」兩大關鍵上,尚無定論。

犬舍中待訓的輔助犬。碎嘴/攝

以「預測機制」來說,一般推測癲癇警助犬是靠察覺患者的身心變化來做預警,像是心跳或氣味的改變,但未有實証。就「準確性」而言,學界質疑因癲癇警助犬的篩選、訓練機制,故部分癲癇警助犬對心因性癲癇(psychogenic nonepileptiform events ,PNES)較有反應,而非真正腦神經不正常放電的癲癇再者,也還未有明確的數據足以確認或否定癲癇警助犬對任何一種癲癇的預警能力。

針對學界對癲癇輔助犬的疑慮,荷蘭輔助犬協會的訓練師莫妮卡艾柏斯(Monique Eybers)在受訪時表示,所有荷蘭輔助犬協會結訓的癲癇輔助犬,只配對給確診為非心因性的癲癇患者,且所有的癲癇輔助犬一開始都只是癲癇回應犬。

在與癲癇患者配對後,如患者與癲癇回應犬有良好的互動,加上使用者的發作頻率與嚴重程度,足以讓癲癇回應犬辨認出發作前的身心特徵,才有可能讓其培養出預警癲癇發作的能力但這也要仰賴癲癇回應犬本身的特質;換句話說,即使患者發作的頻率與強度皆有,也不是每隻癲癇回應犬都能因此學會預測癲癇發作。

我今天很認真工作哦,累死了!Daphné /提供

為釐清現階段對癲癇輔助犬的疑慮,荷蘭輔助犬協會正著手與瓦亨寧恩大學(University of Wageningen)共同進行研究。未來的研究成果,除了可供輔助犬訓練中心調整癲癇輔助犬的篩選、訓練機制外,更有機會為患者爭取醫療保險對癲癇輔助犬的給付,減輕患者的財務負擔。

愛汪星人又想幫助癲癇患者嗎?癲癇輔助犬是個值得深究的選項。

KiTchui  碎嘴,台語吃東西掉滿地之意,在歐洲咬文嚼字的貓痴兼作家。

 

 

碎嘴   臉書部落格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